365bet用网址_365bet注册网址_365bet用网址_365bet 买串子怎么买
全文检索:
首页 365bet注册网址 365bet用网址 365bet 买串子怎么买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式腊味及其他
·清代“羊城古木棉八景”及其他
·大宋商船远航 靠牵星术定位
·罗浮捷径
·宋代有翻译 地位并不高
·旧时广州 嫁娶都不易
·“利市”当街派 观灯求添丁
·90年前 广州禁止过年
·传闻合浦叶 远向洛阳飞
·长寿路上长寿寺 百多年前被拆毁
·大唐广州城 开打马球赛
·唐代外商北上 要开“介绍信”
·外商入都献宝 或可加官晋爵
·东莞书生“智取”万顷沙
·西医东渐入岭南 南风北向传科学
更多>> 
羊城掌故
宋代广州人早早用上棉被
“亚洲棉” 两千年前经海路传至岭南 宋代广州出现棉织工坊 元初“北上”普及

  “朝拥坐至暮,夜覆眠达晨。谁知严冬月,肢体暖如春。”这是唐代诗人白居易《新制布裘诗》中的几句。诗人倾情赞美的对象是在今人眼里十分平常的棉被,身居高位的白老爷子,居然因为“一觉醒来,脚丫还是暖的”而惊喜不已,难免让人感慨古人生活的不易。据学界研究,作为舶来物种的“亚洲棉”(今天广泛种植的棉花原产地在美洲,与“亚洲棉”有所不同),早在秦汉年间就已在南粤“安家”,但直到宋末元初,随着棉纺技术的进步,才渐渐“北上”,使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享受到“暖暖和和睡到天明”的舒适。  

古代画家笔下的亚洲棉。 

  南宋广州旅店 棉被最讨欢心 

  让我们根据从故纸堆中“刨”出来的史实发挥一下想象力,假如咱俩生活在南宋末年的一个中原城市,平日里做做小生意,一个偶然的机会,受隔壁富商王老五雇佣,帮他运货,在冬日一起南下广州,住进城外大通镇的一家中档旅店。猜一下,这个旅店里最讨咱俩欢心的会是啥?说起来,你一定会大吃一惊。不是门外错落有致的花园,不是优雅的字画与瓶花,甚至不是留下了不少名人墨宝的墙上“朋友圈”(注:宋代的旅店,为了招徕客人,大多会提供一块大大的墙壁,供客人在上面写诗作文,互相唱和,称之为“诗壁”),而是客房里那一床温暖的棉被。这床被子看上去一色白,摸上去又软又暖,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夜里盖在身上睡觉,第二天一早醒来,还是暖洋洋的,比家里用芦絮、草絮填充的衾褥真是好太多了,如果不是王老五催着干活,真是一点不想起床。整个旅店,就数这床被子最抓人眼球,这样的好东西,来上一打都不嫌多。 

  乍一读这个想象出来的场景,你会不会从鼻子里哼一声:“净瞎扯,不就是一床棉被吗,至于这么让人一惊一乍吗?”嘿,认真翻翻故纸堆,你就知道了,虽说,据学界研究,早在两千多年前,原生于印度次大陆的“亚洲棉”的种子就“搭乘”商船,顺着“海上丝路”,在岭南“安了家”;但直到宋末元初,它们一直没多少机会“北上”,个中原因,我们后文再细说。反正,在长江流域乃至中原地区,直到宋代,是不太可能见到棉花种植的,棉被、棉袄更十分稀罕。富人穿丝绸,穷人穿麻衣,这是常态,御寒的被子,富人有兽皮、羽绒被、丝絮被等多种选择,像想象中的咱俩这种小生意人,收入刚够一家糊口,就只能往麻布里塞上芦絮、杨絮乃至零碎旧布头,来当被子盖了。 

  麻布套里填草絮 穷人过冬真不易 

  别说一般的小生意人,连比一般人提早几百年享受到棉被温暖的唐代诗人白居易,还专门写了首“棉被赞美诗”,其中有“朝拥坐至暮,夜覆眠达晨。谁知严冬月,肢体暖如春”的句子。一觉醒来,脚丫子还是暖的,这事居然让一代文豪惊喜不已,以至写诗庆贺,让人禁不住感叹古人生活的不易。 

  白居易身为高官,有机会提前享受棉被,一般人就没这个福气了。翻翻诗圣杜甫写下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的句子:“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布衾”就是填充了杨絮、芦絮的麻布被,盖了多年,已经像铁一样冷了。杜甫虽说远不如白居易幸运,但比一般老百姓还是要过得好很多,都只能年复一年忍耐“冷似铁”的破被子,一般老百姓的冬天有多么难过,也不难想象。事实上,穷人穿纸衣、盖纸被的记载在宋代文献中并不少见。宋末元初,随着棉纺工艺的进步,顺着海上丝路“远航”而来的棉花从南粤渐渐 “北上”,穷人也能慢慢穿上棉袄,盖上棉被,还真是得到了不小的“福利”。 

  棉种海上来 岭南初安家 

  说到这儿,要插一句,如果你恰巧在田野里看到过棉花,那我可得提醒你,现在广为种植的棉花是从美洲引进的,又叫“新世界棉”,据学界研究,是一百多年前才引种到中国的;另据学界研究,两千多年前“搭船”在岭南登陆的棉花则原产于印度次大陆,故而称为“亚洲棉”,又叫“旧世界棉”。“亚洲棉”与“美洲棉”的区别,若去请教一个植物学家,“二倍体”“四倍体”等一堆专业术语一定会听得我们打瞌睡,此刻,我们只要知道,古代舶来棉花跟现在的有所不同,就行了。 

  “亚洲棉”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登陆”岭南,但直到南宋末年,才渐渐向江南以及中原地区普及。棉花“北上”之旅如此缓慢,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当时的棉纺技术停滞不前,光用手工为棉花去籽,就得把人累个半死,接着,还得拿一个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小竹弓把棉花弹松,才能做被絮,至于织布,用的也是小纺锤、小纺车,再勤劳的女子苦干一天,也织不了多少布。 

  虽说中国丝织业与麻织业自古发达,但棉花与丝麻的“脾气”完全不同,现成工具用不上,只能干瞪眼。“亚洲棉”的“颜值”又不高,“伺候”起来又如此费劲,推广困难就在情理之中。 

  不过,在难以驯服的外表下,“亚洲棉”有着一颗温暖如春的心,南粤百姓对它情有独钟。根据南宋年间的地方文献,种植“亚洲棉”的农户并不少见,广州城内还出现了专门从事棉纺业的工匠。经济殷实的旅店,一到冬天,也可以用素白温暖的棉被招徕客人。只不过囿于技术的落后,这个行业想要“扩张”就困难重重。 

  棉衣棉被普及 纸衣纸被绝迹 

  棉纺技术瓶颈的解决,得益于宋末元初一个叫黄道婆的贫民女子,这个我们都在中学历史课本中学过,她改良技术的诸多成就,我们也不必多说,一句话,经过她的努力,棉织品可以像丝织品一样批量生产了,而且“颜值”越来越高。黄道婆的成就并非凭空而来,有前人大量的积累,遗憾的是,古代文献对于技术进步的过程总是略略几笔带过,这个被誉为“古代纺织第一人”的贫民女子,真实姓名都没留下来,“黄道婆”之称只是因为她逃难时曾在道观居住而已,至于一点点积累技术的大量前人(其中就有广州城里的一代代棉织工匠),更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中。但正是这些没有留下姓名的小人物,带来了真正的变革与进步;史籍中“凡棉布御寒,贵贱同之”的记载,其实是对这些小人物的无声赞美。 

  据史料记载,从元初开始,“亚洲棉”逐渐北上,遍及大江南北。此后,官方开始以棉衣取代麻衣,为穷人送温暖。此外,牢里的犯人也沾了光,大德年间(1297~1307),官府开始发放棉衣、棉被,让他们安然过冬。在棉衣、棉被极其稀罕的年代,穷人都时不时要盖纸被,囚犯过冬就更难了,棉衣、棉被的确大大改善了他们的处境。一条互通有无、包容开放的“海上丝路”带来的改变,就这样深入人们的生活,不露痕迹却又扎扎实实地造福我们的祖先。 

  (注:本文参考了《元代植棉研究》等资料。)

  采写/记者 王月华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